APH,hp,鹤厨,白鹅厨,咸鱼画手,终日在非洲挖矿

病名为爱。 

我是个傻子(大哭)忘记画条形码了补画再重发一次

 我居然忘了mafu的条形码orz我有罪

社团让交的作业恩,画成这个鬼样子我感觉老大会想打死我(o´ω`o)

维黯的亲亲

就是拿个人体来画了一下猩红组的话感觉是黯爷精神上是攻,身体上是受w

【日常摸鱼】觉得兵姐姐们超帅的,然后就暗搓搓来摸了个鱼,但是...我画不出她们万分之一的帅气和美丽qnq然后就出了这个我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了qnq军装不是很明显,umm...至少还看到有标志的恩,就这样吧,不要嫌弃or

高兴到昏厥

脸白的感觉真好

p1是昨天给凡琦大大的生贺(昨天已经发给他了

p2是后续草漫,嗯,就算给我自己的迟到的生贺(因为今天才肝完

本来是要给自己一张正太鹤球的,但是我的肝疼qnq懒癌肝出这点已经很不容易了

很开心和凡琦大大在同一天生日~

百合大法好!

法诞。草稿流,每次生贺我肯定是最敷衍的一个。铅笔画真好偷懒

感谢清光!!!婶婶爱你!!!早上起来就给我这么个大·惊·喜!(抱住狐球)简直高兴炸了——三条家的还差岩融w

我的肝要爆了...今天才反应过来原来是米诞...上色这种事情我真的办不到orz我大概是最敷衍的一个x(我才不会说阿米用铅笔画是为了偷懒

日常摸鱼

红色组异色猩红组的斯哥德尔摩症

大概维黯维?其实我吃维黯x

1 / 2

© Volador | Powered by LOFTER